客户/ 投资者/ 从业者/ 研究者/ 求职者 English

123

文章详情
当前位置: 企业学问 > 风采中核
张翔:让“两弹一星”精神光芒永续
文章来源:中核集团资讯宣传中心 日期:2008年07月17日

    “两弹一星”工程是中华民族振兴征途中,为了国家长治久安,集全党、全国军民之力,成功进行的一项伟大工程。  

    张翔,中国人民解放军原国防部长张爱萍将军之子,解放军第二炮兵原副司令员,作为这个工程的参与者与后来人,现在又投身到了“两弹一星”的历史研究工作中。   

    张翔眼中“两弹一星”工程的伟大意义是什么?大家应该从“两弹一星”历史研究中得到哪些借鉴?带着这些问题,记者采访了这位将军。     

    记者:作为参与者和后来人,参与“两弹一星”的研究工作,是不是有您个人的特殊身份和愿望在里面?  

    张翔:我在大学学的是核武器制造。从青年时期开始,我一直在第二炮兵从事同武器装备发展和核力量建设等相关的工作。因此,可以说是“两弹一星”事业的参与者。但大家做的工作都是在跟着老一辈在做,只能算作是后来人。  

    因为社会环境和家庭环境的影响,我从中学开始就比较爱好并且比较关注“两弹一星”事业,也经常听周围的人谈起。  

    把“两弹一星”这段历史整理出来,我和我的同事们都有这个强烈的愿望。大家这一代人也有这个责任,把前辈和前人的奋斗历史整理出来,把他们的业绩、功勋加以纪念和宣扬。它是一份珍贵的历史遗产,大家应该把它留给后人。同时,大家也认为,这不仅仅是纪念和宣扬前辈们个人的业绩、功勋。这段历史见证了当年中国共产党带领全国人民为实现中华民族真正自立于世界民族之林的这一伟大壮举。因此,也是中国历史中不可或缺的光辉一页。  

    这不仅是出于对前人事业的缅怀以及对本代人事业的回顾,更重要的是,今日大家的民族振兴中,仍然十分需要 “两弹一星”事业奋斗者们的精神和经验,尤其需要他们创造出的“两弹一星”精神的鼓舞。  

    记者:大家知道,凡亲历“两弹一星”工程的领导、专家大多年事已高,有的已经永远离开了大家。是否是这个原因,历史研究工作才显得非常紧迫?  

    张翔:这是其中很重要的一个原因。此外,大家都知道,“两弹一星”的研制工作是在极其保密的情况下进行的,大多数工程参与者的事迹都鲜为人知。见证这个伟大工程的公开史料本来就少,加上长达半个世纪时间的流逝,有关工程的史料、实物更显珍贵。  

    作为工程的参与者和后人,大家有责任有义务抢救、挖掘“两弹一星”的丰富资源;系统研究其从决策、研制、生产、试验到成功,从技术到武器、从部队装备到战斗力的形成,从军事到外交、到国际政治……乃至产生深远影响的历史;总结其成功实施和成为国家实力以及深度影响国家战略的历史经验。大家要把这一宝贵的物质财富和精神财富呈现于世人,传承于后世。  

    记者:时隔40多年,回过头再来看“两弹一星”工程,大家可以从这段历史中学到什么?  

    张翔:首先,“两弹一星”工程为建立我国的战略核力量提供了强大的武器装备保障,成功地构筑了包括国家安全、维护世界和平的核盾牌,为国家的长治久安提供了牢固的国防支撑。这才使大家有可能将重点转向经济建设及和平发展。    

    其次就是要从“两弹一星”工程中学习怎么发挥社会主义优势,组织大协作,集中力量办大事的方法。  

    “两弹一星”是一项国防工程。它和国家的经济、学问、科技等领域都是密切相关联的,其本身的经验以及同其他领域的互动关系,都有许多规律性的东西值得大家研究和借鉴。此外,这段历史离大家并不远,很多经验都具有现实意义。  

    最后,“两弹一星”精神本身也是一种民族精神。江泽民同志把它概括为“热爱祖国、无私奉献,自力更生、艰苦奋斗,大力协同、勇于登攀”24字精神。它既包含了以国家利益为重、敬重常识等民族优秀传统,也包含了对理想和信念的追求、大公无私等共产党人的精神。而这些精神可以更加直接、更加长久地延续到中华民族的发展征途中。  

    中华民族崛起的路还很长,在很多方面,大家都可以从“两弹一星”这段历史中找到借鉴。  

    记者:“两弹一星”工程分哪些阶段?  

    张翔:“两弹一星”是为建立我国战略核力量而集全党、全国、全军之力,成功开展的一项伟大工程,工程的结果是使我国成为了世界核大国。这个过程可分为三个阶段。  

    第一阶段是解决核力量的有无问题,主要是指“学问大革命”以前。1960年成功地发射了第一枚自主研制的导弹,1964年,第一颗原子弹爆炸成功,1967年又爆炸成功第一颗氢弹。1970年,“东方红一号”人造卫星上天。“打不赢的敌人就是朋友”这是美国等一些强国的逻辑。“两弹一星”的研制成功,迫使国际上大家的对手开始考虑对我国政策的调整,由此,也使我国进入了联合国,改善了大家国家的国际环境。  

    第二阶段是解决核力量的有效问题,主要是指20世纪80年代。这段时间我国成功发射了射程8000公里的洲际导弹,显示了我国已具备对来犯之敌实施其无法承受的核反击能力。在我国强大的核威慑力量面前,大家的对手只能调整对我国的战略。中国人民解放军原国防部长张爱萍率中国国防部代表团访问美国时,美国国防部长温伯格对他说:“如果大家同苏联发生战争,你们中国不动,就是对大家的最大支撑。”看到中国成为核大国的重大变化,苏联随后也提出要与中国搞缓和,开始推动中苏关系的正常化。由此可以看出,国与国之间的关系主要是靠实力来说话。  

    第三阶段是切实解决核武器的生存能力,即遭敌核打击后仍然具备核武器的二次反击能力。这一点大家在20世纪90年代以前也做到了。大家不仅构筑了作为战略导弹阵地的“地下长城”,还建立了具有水下发射远程核导弹能力的核潜艇部队。上述三阶段核力量的成军,使我国的国防安全得到了有力保障,有效遏制了任何敢于对我国实施大规模侵略战争的企图。  

    记者:“两弹一星”是中华民族振兴途中的一项伟大工程。如果把它放在人类发展的历史中,它的根本性意义是什么?  

    张翔:人类有历史以来,20世纪最大的变化是什么?我个人认为变化最大的是人类之间大规模的战争被遏制住了,被人类的科技发展和社会进步遏制住了。  

    我不敢说这种遏制是不是就永远保持下去。但自二次世界大战以后再没有发生过千万人死亡的战争,这是历史事实。当然,人类的科学技术在不断发展,武器装备也在不断更新。但是到目前以至相当一个历史时期内,导弹核武器不是最具毁灭性,且难以有效防御的武器,另一方面,由于科技的不断进步,大家国防科技和武器装备必须继续发展。“居安思危”永远不能松懈!大家还可以看到,在有核国家之间还没有发生过大规模的战争。因为战争是政治的继续,战争是为了实现政治的、经济的目的。两个同样掌握着毁灭性武器的国家之间的战争,注定无法达到他们的目的,因此战争也就失去了意义。  

    毛主席曾说过,战争这个怪物是人类制造出来的,但是人类终将有一天会把它消灭掉。大家的父辈用自己的忠诚和智慧成就了“两弹一星”的伟业,打造出共和国的核盾牌,有效地制止了任何敌人对我国的大规模战争威胁,为后人开创出千秋万代的和平。在一定意义上可以说,他们经历了人类历史上最为残酷、规模最大的战争,而他们又用打赢“战争这个怪物”的同一双手,继续推进了军事高科技的跨越式进步,从而又亲手“消灭”了“战争这个怪物”。回顾“两弹一星”这一对中华民族的振兴具有根本意义的历史,我深感他们是一代很了不起的军人,而大家作为他们开创事业的后来人和参与者,也感到十分的光荣。  

    记者:您退休后从事“两弹一星”历史研究工作,有何体会?  

    张翔:其实,研究会的成员多数来自国家和军队的各个部门,来到这样一个社团组织后,显然有一个适应的过程。比起政府部门,大家缺少的是行政权力和固定的工作保障条件;比起企业,大家没有大的财力,也不可能从事赢利性经营。  

    这也要求大家在市场经济条件下,不能再按照计划经济体制下的方式来办事,不能动不动就向上级、向政府要钱,大家要开拓思维,要向市场要钱。比如,大家就打算协助政府部门建立一个“两弹一星”主题公园,借鉴世界上做得比较好的主题公园的模式,来吸引更多的人参与、投入到这件事中来。  

    同时,社团组织也有它自己的优势。比如,研究会的工作得到了国家、军队、大企业的积极支撑。大家还有一大批具有丰富经验和领导才干的老同志,以及一大批具有深邃学识的老专家的关心、支撑。  

    我也经常告诉研究会的理事,在他们热心做好研究会工作的同时,积极推荐热心于研究会事业的同志,包括他们的学生和孩子。(孔美荣 杨志平)

【打印】 【关闭窗口】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