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户/ 投资者/ 从业者/ 研究者/ 求职者 English

123

文章详情
【本期关注】倾力打造国家名片——专访中国核电工程有限企业总经理刘巍
文章来源:中国核工业杂志 日期:2017年07月17日

  起钩、变幅、回转、落钩一系列流利的动作,5月25日,在万众瞩目下,我国自主三代核电“华龙一号”全球首堆穹顶稳稳地落在核岛就位点。作为全球唯一按照计划进度建设的三代核电机组,“华龙一号”按照62个月的工期,提前15天完成了“加冠礼”。无疑,这个里程碑式的进展,让这张国家名片又增添了亮丽的一笔,让未来“华龙出海”之旅更加可期。

  作为工程总承包方,中国核电工程有限企业肩负着项目设计、采购、施工、调试的任务,那么在穹顶吊装这一重大工程节点实现背后,有多少人在默默付出?又面临着怎样的挑战与压力?又依靠怎样的团队精神和管理方式,实现了一个又一个突破?本文专访了中国核电工程有限企业总经理刘巍,向读者展示“华龙一号”首堆穹顶吊装的具体挑战和“华龙人”倾力打造国家名片的奋斗图景。

  全方位地“拼”,赢得一个全局“胜势”

  记者(以下简称“记”):目前,全球在建的不少三代核电机组都深陷在拖期的泥潭中,全球首堆“华龙一号”能够实现提前穹顶吊装,是不是为它打破“首堆必拖”的魔咒奠定了基础?

  刘巍(以下简称“刘”):世界上首台新型号核电机组出现工期延误是普遍情况,尤其是三代核电机组拖期更加严重。同为三代机组首堆的“华龙一号”,专家在综合三代机组首堆建造面临的困难,评估之后给出的预计工期是78个月。而现在,“华龙一号”穹顶吊装的工期是按照62个月来计算的,也就是按照成熟的二代加机型工期来考量。

  事实上,穹顶吊装时间较计划工期还提前了,这一结果意义重大。试想一下,二代加核电的建造已经有成熟的经验,而作为三代首堆,大家完全没有经验。就好像双方同时在走一条路,你从来没有去过,只知道有这样一条路,中间有多少个路口、多少个转弯,你完全不知道,但是你却比别人先到了,这是非常不容易的。

  更重要的是,穹顶吊装看似是土建工作,其实是全方位工作。“华龙一号”首堆工程有165公里的管道、2200公里的电缆,涉及设备供应商有5300多家,设备台套有5万多台,它是一个极其复杂的运筹工程。设计固化、土建进度、设备采购、安装工艺,各个环节是互相影响的。穹顶吊装是土建的节点,但实际上也需要设计院基本完成全部的布置,提出相应的预埋件、孔洞及安装要求等多种细节;需要设备采购能够满足到厂时间、现场安装条件、上下游工艺等各种要求。穹顶吊装的实现,不仅标志着土建全面向安装移交,也意味着大家这个机组的成熟性、可靠性、可达性到了一个比较好的阶段。这就像下棋,穹顶的顺利吊装不仅意味着大家走了漂亮的一步,也意味着大家已经为今后全局的发展排好兵、布好阵,为今后全面胜利赢得了一个“胜势”。但也要时刻警醒,“胜势”不是胜利,一招不慎,大家就可能丧失这个“势”。

  记:您刚刚说,三代机组的首堆建造普遍面临困难,那么“华龙一号”能够如期穹顶吊装,面临的困难及挑战有哪些?

  刘:就像刚刚说的,首堆建造其实意味着大家在走一条没有任何经验的路。在常规成熟的电站里,每走到一个平台大家会知道需要处理哪些工作。而首堆不一样,只有走到一个平台才能知道这个平台有什么,才能看清有什么样的困难挡在前面。而核电是“一个牵一发动全身的系统”,找到问题,响应并解决,所需要的工作量往往是常规电站的10倍以上。这也给设计、设备采购、现场施工组织等各方面带来了巨大的挑战。

  福岛核事故之后,国家核安全局对核电安全设计提出了更高要求。而这些新要求,也带来了巨大的工作量。企业经过反复计算分析、论证,最终确定“华龙一号”采用半球形穹顶,这样安全壳的受力更加合理,抵抗能力更强。但这种设计下,穹顶尺寸和重量在国内外居首,设计也就毫无成熟的经验可以借鉴。吊装时,设计人员需要对整体吊装、吊耳及混凝土的浇筑进行严格核算,确保万无一失。同时,在穹顶吊装之前,还需要完成管线、通风管、电仪布置等配套工作,这涉及7000多条内部接口及近3000条的外部接口的交换。为了验证布置的可靠性,还需要进行近2800道力学计算。这些繁重的工作几乎是在与二代成熟电站相同的设计周期内完成的。

  而在设备采购方面,大家同样面临挑战:一是“新”,为了满足三代核电技术的高标准设计要求,“华龙一号”中有数百项重要设备是采用了新设计、新工艺、新制造厂的“三新设备”;二是“改”,相对于二代M310机组,华龙一号进行了大量的设计改进(如将地震加速度增加至0.3g,部分区域设备新增辐照、防爆要求等),大大增加了设备制造的难度;三是“急”,作为首堆工程,由于设计变更量巨大、现场安装逻辑调整变化等因素,对采购领域的快速响应和及时处理提出了更高要求;四是“严”,福岛核事故后,对安全、质量监管从范围和深度都加大了,在这种情况下,要尽快完成各类设备的审批,工作量大大增大。

  现场施工方面,相比于二代加机组,“华龙一号”的工程量和施工难度更大,对施工组织和施工技术要求更高。就拿穹顶吊装来说,“华龙一号”穹顶直径468米、高度234米,整体重量达340吨,是M310机组的3倍,庞大的体积和巨大的重量,让精准就位更难把控。此外,吊装也将受到气象条件特别是风的影响,风太大的话,会直接影响吊装的稳定性,这些都增加了现场管理的难度。

  记:面对设计、设备采购和施工管理等各方面的挑战,大家采取了哪些措施排除万难,以保证这一重大节点顺利实现?

  刘:挑战是全方位的,大家也全方位地应对,全方位地“拼”!

  在设计方面,大家充分利用三维模型,实现各专业物项的综合检查,为土建出图赢得时间。同时,加强精细化管理,实现全过程管理,利用沙盘推演提前找出管理过程存在的问题,并逐一在事前解决。还建立了风险TOP10管理、开口项管理、专项组管理机制、经验反馈管理、提资综合管理等多种管理机制,高效解决了施工图的上游输入固化问题。另外针对设计中遇到的结构难题,设计院采取“老中青,传帮带”的工作方式,由专业总工牵头,工种负责人和年轻骨干齐上阵。

  在设备采购领域,提倡“上工治未病”的管理理念,注重预防为主,有计划、有准备地开展采购工作。采购团队充分利用沙盘推演工具,提前扫除110项“三新设备”风险;开发主设备关键路径表,集中优势兵力解决关键问题,实现精细化管理;制定重点监控设备清单,与设备厂携手合作,确保设备质量和进度受控。

  在现场项目管理领域,施工团队充分发挥积极主动精神,主动与设计、采购团队对接,提前启动关键路径节点的先决条件梳理和现场施工准备工作,做到图纸到现场第一时间就具备引入条件,极大提高了现场施工效率。

  可以说,资源、措施、人员、工具,全方位的保障,全方位的努力,才有效保障了“华龙一号”的进度。

  大协调和“朴素”的使命感,打造国家名片

  记:就像您刚刚所说,核电建设是极为复杂的运筹工程,福清核电5号机组又是“华龙一号”全球首堆,要使这个工程成为目前全球三代核电建设中唯一不拖期的工程,大家是不是有 “独门秘诀”?

  刘:“华龙一号”的顺利进展,离不开大家的大团队、大协调机制。这个协调机制可以分为三层。第一层甚至可以说是“国家级”的。因为“华龙一号”的建造已经不仅仅是核电行业的事情,它也离不开整个国家设备制造业的共同努力。“华龙一号”的全部核电主设备基本实现了国产化,一个单位的设备建造碰到问题时,基本上是这个单位的“一把手”协调,这样的重视程度可以说是前所未有的。所以“华龙一号”的顺利进展,不仅标志着中核集团三代核电研发、设计、建造的成熟,也是大家国家设备制造能力整体提升的体现,是我国真正从核大国迈向核强国的过程展示。

  第二个协调层次来自于中核集团层面。“华龙一号”遇到的很多问题,都是集团领导层亲自出面解决。大家知道“华龙一号”建造过程中有风险TOP10管理机制,这是集团领导亲自负责。此外大家还有总经理协调会,会上讨论的问题也要定期向集团领导汇报。

  再者就是业主、工程企业和现场的各建造、安装企业的协调。在每一个领域,大家都有周期频繁的会议沟通机制,包括周例会、月度会等等,以确保项目各领域的议题能够及时响应,快速解决。

  除了大协调机制,也离不开工作的创新性。大家在项目组织体系、人员配备、协调机制、风险识别与管控等方面大胆创新,采取了全面的TOP10管理、沙盘推演、专项激励、单元化管理、多级协调、快速决策等一系列管理措施。此外,还结合“互联网+”,构建智能化设计、敏捷化采购、集约化施工、系统化调试,协作共享的项目管理这五大核心业务能力平台,使大家的计划管理进入移动互联网时代。

  记:您一直非常强调团队的作用,那么作为我国自主设计研发的三代机组建设者,他们有着什么样的精神面貌,您能通过具体事例谈一谈吗?

  刘:“华龙一号”首堆工程正式开工以来,获得了国家主席、总理的关注和嘱托,众多主流媒体也进行了报道,“华龙一号”是大家国家的一张名片。而“华龙一号”一个个工程节点的顺利完成,不仅仅是一个简单的商业工程行为,而是数以万计的核电人牢记使命、攻坚克难、砥砺前行,打造国家名片的奋斗结果。

  举例来说,有一个设计室十几个人为“华龙一号”出版的报告就达到了几百份。有的员工家住房山,每天都踩着点坐深夜最后一班公交车回家。2016年春节期间,工程建设处于关键时刻,为了保证结构专业图纸满足现场施工进度的要求,设计院的室主任亲自带领室里员工加班加点,进行安全壳的应力分析,完成3个区域、3000多个计算点共计2万多个组合的分析工作。钢衬里设计人员也是利用春节假期加班,流水作业,首先完成布置图、各类详图,提前13天顺利完成了该节点段的图纸。

  为了做好欧洲进口设备的监管和协调,采购部门有长期驻欧办事人员。之前我就听说了一个故事,一个采购同志在外呆了两年后回家,家里的小女儿一见到他开心得不得了,拉着妈妈说:“妈妈,妈妈,爸爸今天到咱们家来了。”一听到这句话,他的眼泪瞬间就流了出来。“华龙一号”项目团队的很多员工,为了保证项目进展顺利,不得不常驻现场,过着与妻儿两地分居的生活。许多人每天下班后,哪怕再晚再累,都会用手机视频连线,以这样一种方式陪伴着家人。

  大家的工程,就是在这样一群默默付出的建设者的努力下,在万千个家庭的支撑下,取得一个一个节点的胜利。这并不是说大家的员工不爱家,而是他们选择了主动把“华龙一号”往前放。我深刻地感受到,他们身上的这种使命感不是唱高调,而是非常“朴素”的,是落实到“华龙一号”的每一项工作中的。

  全力以赴,将“胜势”转化为“胜局”

  记:穹顶吊装意味着核电建设从土建向全面安装阶段转移,下一阶段大家的工作重心将会有哪些转移,又将如何应对?

  刘:在接下来的核电建设过程中,还有许多像“穹顶吊装”这样的关键节点等着去实现,比如220kV倒送电,冷态试验、热态试验,装料直到最后的商运等等。每一步工作都将面临挑战,都需要参与者全力以赴。

  在设计领域,目前福清核电5号机组安装施工图的上游工作基本已经固化,工艺通风专业图纸出版已接近尾声,电仪图纸的出版也已逾60%,后续工作重心将围绕三维模型碰撞检查、主设备交货、DCS测试交货及电缆敷设文件的出版开展。

  在采购领域,下一阶段进入设备到货高峰期,这阶段需要所有采购管理者着重关注设备制造质量,提前排除设备质量进度风险,确保设备按期交付。同时做好设备从制造厂到现场的联动沟通,及时解决现场安装阶段出现的各项设备技术难题,促进整体工程按计划推进。

  在施工现场领域,下一阶段的进度风险主要来自于三个方面:安装图纸能否按期出版,设备是否可以按期到货以及是否能够有效组织安装施工有序实施。在出图方面,要有效利用风险管理TOP10机制,通过提前辨识、分析,占据主动。针对设备到货的难点,要充分利用沙盘推演工具进行管理,预测项目阶段性发展趋势,将风险尽可能规避或化解在设备建造阶段。为保证安装施工顺利开展,需要针对“华龙一号”新堆型特点,提前梳理与M310堆型的差异性、风险点,确定预应方案。同时,日常管理要以风险管理为导向,侧重预判和研判,不断优化改进管理模式、接口关系、施工逻辑。

  此外,调试也是一个很重要的环节。因为是首堆工程,新设备、新系统将会大大增大调试工作量。这就需要大家提前编制调试文件,开展科研工作,排除技术难题。

  责任重大,挑战重重。不过,有了这个全力以赴的团队、这套精细的管理、这些先进的工具以及各方面的支撑,大家相信能够发挥好土建阶段的“胜势”,赢取62个月工期的“胜局”,全面建成“华龙一号”示范工程。(葛维维)

【打印】 【关闭窗口】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